2020年08月08日 星期六
  • 企业文化
  • 新闻中心
  • 通知公告
  • 虹达新闻
  • 行业新闻
  • 创先争优
  • 经营动态
  • 项目建设
  • 经典案例
  • 在建项目
  • 在建工程
  • 设备展示
  • 招标信息
  • 招标公告
  • 招标澄清
  • 中标公示
  • 在建工程
  • 安全生产
  • 隐患公示
  • 安全管理
  • 人才招聘
  • 人才招聘
  • 留言反馈
  • 联系方式
  • 【重要通知】
        关于2020年度员工体检的通知     转发中央纪委《关于持之以恒正风肃纪确保2020年元旦春节风清气正的通知》     关于2019年合肥市建设工程类职称betway必威登陆工作相关事宜的通知
     
     
    企业文化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文化 >> 企业文化
    昨夜秋风起
    作者:管理员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6-10-17   被阅读3942次

     

    立秋已是半月有余,“秋老虎”之势一度也曾持续肆虐,恰是昨晚一夜西风,于是,秋天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样的时节,是适宜翻阅纳兰词的,特别是我一直颇为钟情的这一首《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说来,却也有几分惭愧。起初读这首词并没有太多感触,只觉得作者情深义重,难忘亡妻,还不及他在《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中所写的“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那般痴狂炽热。
    后来,是因为喜欢听本土歌手许嵩的歌曲,尤其是《庐州月》,歌词中写道:“太多的伤,难诉衷肠,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也才慢慢体会出纳兰词中的“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八尺为寻,一丈六尺为常。寻常,原本都是古时丈量的长度单位,后延伸为多、普通。而常常谈起寻常时,大多含有几分惋惜和追悔,如同歌词里吟唱的“不会再有原本平凡无奇的拥有,到现在竟像是无助的奢求。”
    也很喜欢“ 萧萧黄叶闭疏窗”这句,所以,我给自己取的昵称即是“木叶萧萧”。季节的特点,不著一字,尽得风流。萧萧不仅有草木零落的声响,也有秋季的萧瑟,还有寥廓江天的宏大与豁达,更有与这一切相对应的安静。纵使窗外千变万化,窗内书一卷,茶一壶,翻不尽的思绪,便有了一日复一日的惆怅与彷徨。
    茶与酒,是书生长久的陪伴。而在特殊时代,药也曾钻进读书人的生活。鲁迅先生在《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中深刻地揭露出文学自觉时代的特殊情状,尤其是对嵇康与阮籍二人的对比:嵇康吃药是仙,自然傲视尘俗;而阮籍饮酒,饮酒是不会成仙的,所以敷衍尘事。
    想来也是滑稽。说起魏晋风流,总会自然的联想到一幅飘逸宽衣的形象,而鲁迅先生说,魏晋文人吃药(尤其是著名的“五石散”,即石钟乳,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脂)之后,因皮肤易于磨破,穿鞋也不方便,故不穿鞋袜而穿屐。所以我们看晋人的画象和那时的文章,见他衣服宽大,不鞋而屐,以为他一定是很舒服,很飘逸的了,其实他心里都是很苦的。
    或许,许多事都不能浮于表面的繁华与喧闹,正如同纳兰性德的绚烂而短暂的人生历程,纵使他的墓志铭是由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教习庶吉士昆山徐乾学撰文、内阁经筵讲官都察院左都御史泽州陈廷敬篆盖,这两位当世大儒,一人主编《明史》,一人总修《康熙字典》,而再沉痛的悼文,也诉不尽这个30岁年轻人内心的哀婉
    桂子未开,月缺渐圆,恰是一年静待丰收与团圆的时刻,遥寄乡情,明月秋风。